人物和故事:中国上海一名律师的来信

我常常回想起在阿姆斯特丹的学生时代。携带着我的法律文本,穿过美丽欧德曼会运动场的内广场,途经图书市场,沿着运河朝着广场方向漫步。

Kristie Tien

克里斯•蒂天

这与我在中国当律师的生活是多么截然不同啊!在上海,我每天都要带上面罩,穿行于繁华的街道周而复始地工作。我的邻居——法租界——是中国本土商店和‘洋'餐馆、咖啡厅等多元文化生动的混合。

我从阿姆斯特丹当学生到在上海当律师是一个非常直接的转变。我从在阿姆斯特丹一个顶尖的国际律师事务所公司法务部做实习律师开始了我的法律职业生涯。四年来,我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为首次公开发行,兼并和收购提供法律咨询。我短暂地干了一些国际人权法的业务和在欧盟人权机构做了一年法律研究员后,我结束了行程来到了中国,这是为了我的建筑师丈夫,中国是我最终的工作地点。

中国,所有的地方。

其实,我自己是半个中国人。以前我去过亚洲的很多地方旅行过,我很熟悉这里的文化和人们的沟通方式。但即便如此,搬到这里真的需要适应很多东西。在中国当律师与在荷兰当律师是完全不同的。中国的法律和实践应用­­——你知道,我怎么能得心应手呢。你知道,中国的法律很有趣,但你如果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后你就不知道了。

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与中国同事的关系,我非常信赖他们,至少一开始是这样。首先,相互沟通就是一项挑战。中国律师有着完全不同的法律推理风格。我们在荷兰学习的是使用法律和适用法理去寻找特定法律问题的答案。我们向客户提供备忘录,在备忘录中试图用简单易懂的语言解释适用法律和法理,并拿出一个切实可行和富有创造性的解决办法。

在中国,他们的做法完全不同。他们懂得法律,是因为他们将自己当作学生一样将法律强塞到脑子里去,但他们被迫花时间给各种政府机构打电话询问如何将法律付诸实践。中国客户不领情发送一份备忘录,他们只是要你解决问题和提供正确的方案。

经过在中国这几年后——凭借鉴毅力和耐心的充分储备——我现在感觉对中国的法律和实践很得心应手,我喜欢与我的中国同事们在非常广泛的问题上开展工作。我们在中国企业法、劳动法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提供法律咨询。我在上海的每一天都不一样,生活在高速地继续着,每天我都会在工作和社会生活中遇到非常令人着迷的人。

我会与家人一起回到荷兰吗?最后会,但只要上海生活继续激励和鼓舞我,我很高兴留在这里!

克里斯•蒂天 - 1979

ktien@hil-law.com 

简历

2005年 

阿姆斯特丹大学荷兰律师

2006 – 2009年

阿姆斯特丹富而德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2010年

维也纳欧盟机构基本权利法律研究员

2011年至今

上海荷兰浩达国际律师事务所外国注册律师

截止到 2013年10月                           

阿姆斯特丹大学上海校友会副主席*

*阿姆斯特丹大学热诚希望与其在中国的校友保持联系,也希望能帮助校友相互取得联系。 2013年9月25日,在阿姆斯特丹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路易斯·冈宁访问中国期间,我们成立了阿姆斯特丹大学校友会中国分会,有北京和上海当地校友会。作为阿姆斯特丹大学上海校友会的副主席,克里斯•蒂天可以代表阿姆斯特丹大学在那里的校友们。

3 April 2014